萌え萌えキュン

妄想科学ADV‖龙骑士07‖ペルソナ‖假面骑士‖Q娃‖万年路人粉‖头像凛月by树果菌‖

[cm-落 相关]以身为证

食用注意事项:

依旧是抱着想欺负落的心态,于是不负责任地割了大腿肉。

“......光子线不同,形成能量布拉格峰,是否能让机体与这种能量结合,”
“在以上这些实验品上获得的数据虽然还不足以证明这个可能性,但是最近在某个特例中发现了突破瓶颈的希望,虽然尚不明了...”
     “嘭!”大概是没料到这么快就会迎来这样的发展,根据猜想和实际情况推算这种情况的发生几率比培养下一个然后派他去处理掉遗弃物的几率小得多了,但的确发生了,震惊、愤怒、不可思议充斥了脑袋,托这些混乱的情绪的福被狠狠压在墙上的时候的疼痛也不是那么明显了。啊,我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火大?像是本来想喝热可可结果喝到了黑咖啡那样吗。这种东西明明可以在他的眼睛里看到的,本该。但我只是逃避地闭上了眼,一定是因为...
      “为什么……会选择我?”
      “为什么……会保护着我?”
      “为什么……要給我希望?”
      “为什么……要让我飞蛾扑火啊!?”
        虚张声势的怪物也有不敢听到的答案,也有听不到的答案。
       “哈,咳咳...”真是要命,被自己饲养的怪物给逼到绝境的感觉,不想体验第二次了,被松开的那一刻立刻拿出了装在袖子里的针筒,里面装的是什么已经不算是什么秘密了。趁着他哭的时候注射进去就可以了,对自己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这样两个人都能轻松了,你的眼睛不再会有哭得这么红肿的机会了,不会因为这么多为什么而展露丰富的表情了。
       因为没有为什么,“......没有理由”,全部都是顺理成章,接下来的事情也是。

      “...虽然实验体的状态偶尔会不稳定,但对这项实验的命题可以说是起到了突破性的作用。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很顺利。”
        
       “老师...”距离如此之近的呢喃就像是情人之间的暗语,
        “如果必須作为老师的狗,那我,做你独一无二的宠物行不行?”舌头被卷入了一个一点也不甜的世界,柔软的手指顺着我的手腕抚到了手掌。
       被夺走了。视线、嘴唇、锁骨。上一秒还在哭的人已经化身成了只知掠夺的野兽,在我眨眼之间。
      明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不怎么好,但又无法阻止他,注射器已经滚到看不到的地方了,感受到了和锐痛相反的钝痛、胀痛,因为忍耐而冒出的汗让额前的头发黏答答地沾在了脸上,努力地让自己深呼吸来减轻不适感。
      别太过分,用眼神这样警示他,但是相反却收到了更大的撞击和入侵,
     “被自己的饲养的宠物做了这样的事情,”
     “别太过分...了,哈...啊,”背隔着衣服一下一下地摩擦着地面,弱点被始作俑者握在手中,酸胀和愉悦感随着一下一下的撞击成倍地累积在了一起,明明应该是那么痛苦的事情。
       身体却在叫嚣着慢一点,慢一点,这样的时间再延长一点,如此渴望着快感像慢性毒药那样发作。
      “...慢一点...不行...不行了...哈啊.”
      他的存在,相比较之前的真是帮了大忙了,所以为了今后的进展,说什么都不能让给别的小组,借都别想。
       “嘭。”
       “啊,老师?报告会结束了吗?”


评论

热度(8)

  1. 七冬译萌え萌えキュ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七冬译
    这个人每次都能写到我想看的点啊啊啊(一开头好学术啊我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