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え萌えキュン

妄想科学ADV‖龙骑士07‖ペルソナ‖假面骑士‖Q娃‖万年路人粉‖头像凛月by树果菌‖

[凛零]dis connection

全篇凛月视角/弟控/长大后的栗子

   “Knights!Ancore!Ancore!Ancore!Ancore!”

       看着台上的同一组合的同伴们,虽然是出自正统的偶像学院但没组成多久的新生团体在毕业走上更大的舞台后还是经历了种种挫折和坎坷,还在学院时的不靠谱的大家在一起努力下,不管是多小的工作都会接下来,只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听到我们的歌声,看到我们的表演...

     “...唔...几点了,”一手揉着不想睁开的眼睛一手伸出外面摸索着不知道被扔到哪里的手机,晃了几下碰到的都是冰凉的地板,往高处摸了几下只听到啪嚓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了,尝试未果只好望向墙壁上的钟,走廊上的灯光透过开着的门照亮三分之一的钟面显示两点三刻,凛月想着自己是在什么时候渐渐习惯了正常人的作息时间了呢?一开始的时候还被那个说话刻薄的濑名吐槽什么你不在白天呼呼大睡不就不能叫你睡间了么,真是的,又不是还在学校的时候,这么幼稚奇怪的绰号。想着还是学生时候的Knights和毕业后出道的Knights,凛月看着被睡迷糊的自己碰下桌子的相框,扶着额头,口中吐露轻不可闻的叹息。

       从冰箱里拿出一罐KAGOME,拉开厚重的窗帘,落地窗外灰蒙蒙的天空开始落下纷飞细雪。

    “尼酱尼酱~外面下雪了~”

       年幼的凛月看到窗外从轻飘飘的细雪变成纷飞的大雪,立刻就激动地调下钢琴前的凳子上,用手擦了擦雾气,稚嫩的脸庞上瞪大的红宝石双瞳映出颜色渐渐被白色覆盖的花园,丝丝阳光透过云隙间钻过枯枝给逐渐被冻僵的景色涂上一点晶莹的光泽。大概是看出了弟弟向往出去玩雪的期盼,零从橱柜里拿出大衣手套围巾以及靴子,像个大人一样对着镜子有模有样地给自己穿戴好之后,招呼凛月正对着自己伸开双手然后为他穿好外套戴好和自己一样的红色格子围巾,握着弟弟小小的双手套上手套后自己也穿戴好。

    “没关系的,凛月已经这么努力了,只是偷懒一会儿的话也没关系。”

一点点积起来的白雪在靴子底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被施加了压力变得不再柔软而变成了硬邦邦的残雪,而踏出的两双脚印在几个小时后又被新的雪给覆盖,几天后又消融。

       两双小小的手堆砌拍打着白色的结晶,积雪在时间的流逝喝两人的努力下渐渐成型,小小的雪球叠在更大的雪球上,脸的那面零还做了个和凛月一样的刘海和呆毛,用口袋里马克笔画上三条弧形代表笑脸。

     “诶——我想做一个尼酱的雪人啦~”

       但是只是自己的小小的双手只能堆出两个形状奇怪的雪球,就连画出的五官也是扭曲的,自己逞强说一个人可以,不需要帮忙,哥哥看着就好了,于是哥哥一直微笑着看着努力的自己。那时候的自己没有家人,没有哥哥的帮忙似乎什么都做不好的样子。

       站在落地窗前看着从遥不可及的地方落下的雪花,不知不觉手里的饮料已经空了,回忆今天晚上的Live,舞台下不计其数的深蓝色的荧光棒一起挥舞的耀眼场景和喊着安可的fans的震耳欲聋的声音,和之后安可曲的前奏响起后立刻变得安静起来的场景。

      之前排练的时候岚提出这次live的安可曲的时候凛月依旧保持着沉默,不如说大家都跟着凛月一起陷入了沉默,再怎么说安可曲用其他组合的曲子也是不符合常规的,最后提议被采纳了。

       正式演出时蓝色和紫色的荧光棒组成的海洋映入眼底的时候,凛月想起了还在梦之咲学院的时候某一次和哥哥的组合同台,台下也是这样的场景。

    “一年前的事件...”
    “对啊,没想到会有那种疯狂的粉丝...这已经是精神失常了吧,”

    “怎么可能精神正常,而且那时候你们看电视了没有”

    “诶什么?我那时候还没不怎么关注这两个组合...今天的安可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是据说高中时代的栗子很讨厌他的哥哥也就是之前那个很火的UD的队长,没想到真的有那样的粉丝以喜欢Knights喜欢凛月而去杀了他哥哥,当时不管是新闻还是ch都闹得沸沸扬扬...”

   “而且那个粉丝被抓住了之后还说...”

     “......”

      但是已经一年过去了,这样恶劣的事件早就慢慢淡出人们的视线,每天都有不同的新闻,每分每秒出现的新的事件就像是新飘落的雪一样把残雪给掩盖住了,不过事件发生后好长一段时间都被媒体和喋喋不休的记者的凛月还是能记起那个濑名用真正的厌烦的表情驱赶着烦人的媒体,leader也是一反常态地变得十分严肃,而司和岚在旁边安慰着当时的自己。能清清楚楚地记得当时嘈杂的声响和刺眼的闪光灯,但是却记不起来当时的自己是带着什么表情面对这些人的了。回忆不起来那个名字叫朔间凛月的木偶当时被摆出了什么动作。扔掉了饮料的包装盒重新躺回棺材里的凛月翻看着手机两人的合影,一些小时候的是自己拍的,长大之后的大部分都是在哥哥的blog上保存下来的,有些还是带着文字的截图,学院同台演出时的照片、自己逃课睡觉时被偷偷拍下来的照片、参加甜点比赛时的自己的照片...当时的自己觉得就算是专业的记者也不会像他那样360°无死角地进行拍照了,结果被回了一句“那是当然的~凛月可是吾辈可爱的弟弟❤”

       自己当时不外乎回了“...好恶心”或者是“变态哥哥”这样的话吧。甚至之后还有一次因为偷录视频的时候内存不够而抢了柯基的手机。

    “真是的...整天除了睡觉就知道怎么黏过来”

    “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啊,”

    “哥哥...”

       柔和的淡黄色的光芒照亮了相框内幼年的两人和雪人的自拍合影,和哥哥一起完成了的像是两个人的Q版一样的雪人,两个小小的雪人和小小的兄弟两个站在一起,两个紧靠的雪人被哥哥用围巾围在了一起。

 


评论(3)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