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え萌えキュン

妄想科学ADV‖龙骑士07‖ペルソナ‖假面骑士‖Q娃‖万年路人粉‖头像凛月by树果菌‖

[Cha刚]soul phrase

*OOC预警,一大堆私设
*cp为chaser x 诗岛刚
*角色属于东映,OOC属于我
*废宅又来瞎写白开水流水账内心戏了
*唉,我……哎,磕爆他们
*写完了自己看感觉雷得不行靠_(:з」∠)_

        天空有一大部分还是黑暗的,隔着浅色系的窗帘感受到离起床的时间还早了有一大段时间,从被子里伸出的手解锁手机屏幕看了眼时间,

6:30

       时间栏一旁的云朵下还挂着几滴水,刚才还迷迷糊糊的意识才听到窗外敲打在玻璃上细微的声响,透明的雨水冲刷着一墙之隔的另一个世界。

        因为生物钟的关系只要是醒了就睡不着了,但诗岛刚没有像平时那样刷起手机上的社交软件让自己从还没睡醒的状态中变清醒,而是突然思考起了是水煮荷包蛋还是煎荷包蛋这样十分日常的问题,如果要问在这之前他是怎么解决三餐问题的?那大概是就像步入春季的气候一样,自由随性,能体会摄影师和假面骑士的双重生活的人的确是十分少,更别说还是个二十不到的男孩子,同龄人这时候还在享受年轻人该经历的恋爱还有校园生活,而诗岛刚已经习惯了一个人旅行,一个人生活,一个人战斗,就算回到了自己最熟悉的归所,也努力表现出一副不需要担心的样子,即使一个人负伤也是不服输地站起来,不戴假面的时候在人前露出的完美的阳光笑脸,在假面之下又是怎么样的一张脸,可能这是个本人也不知道的表情,终归是没有人会看到,在人前他总是笑着的,调皮地,让雾子觉得自己的弟弟还是个事事让人操心的孩子,一直没有长大,就算变强了也只是增加了更多的危险和让自己担心的时间。

        最后以反派和Roimude全员消灭为结局,诗岛刚一个人出去旅行的这个决定一开始并不准备告诉雾子,不是不了解自己的姐姐的脾气,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简直就像是保护过度的监护人一样,虽然最后还是和进哥一起为自己送行,拍着自己肩膀的进哥还有拥抱了自己的姐姐,就是自己剩下的最后的家人了。“不管什么时候回来都可以。”不可否认这样的话语在之后一个人异国他乡的生活中保留着一小片温暖的角落。

        诗岛刚有恨过把自己当作不合格的,没用了的道具来看待的亲生父亲蛮野,这样的憎恨让他最后做到了亲手杀死自己的父亲,虽然和印象中已无什么相似之处,刚看到的是一个可憎可悲的疯狂的科学家,只有作为造物主的傲慢和优越,无视他人的意志。

        那时候面对蛮野的时候诗岛刚觉得自己好像在对方看到了自己身上一直被忽视的东西。

        7:00
        从冰箱里拿出鸡蛋和牛奶,倒了适量的食用油的平底锅已经开始滋滋地冒着热烟,从裂开的蛋壳掉入锅里的蛋白从透明的流质变成了柔软而不规则的白色,在中间的蛋黄部分半熟的时候就熟练地把它倒进了一旁的盘子里,在余温下一部分半熟的蛋液慢慢变熟,想起之前问Chase的关于半熟还是全熟的荷包蛋的问题,

        “Roimude不需要进食,”

        被这样回答了的刚觉得自己有一瞬间觉得问这个问题的自己真是蠢爆了,以及面对耿直回答的机器人深深的无力感,虽然自己也已经不是几年前那个动不动就会生气然后用语言反击回去的脾气,现在的刚知道了那并没有什么用,耿直的000号Roimude依旧不为所动,甚至连表情都还是一直不变的扑克脸,虽然现在有那么细微的进步和改善了,但刚说不上来哪里和之前不一样了,最后还是归结为了好几年过去了的原因,就像好久不见的死党再见面的时候那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亲切感,准确来说还有时间差带来的微妙的距离感。

        在复活成功的几天检查后刚把Chase带回了自己家,如果是以前的诗岛刚的话看到这样的行为一定会很震惊和生气吧,居然和Roimude同吃同住什么的,简直是不可理喻难以置信,虽然很久之后的现在回想起来,刚觉得从那家伙回归假面骑士之后不久就没这么敌视对方了,只是如果就这么简单承认的话怎么都无法接受,何况只是一个不懂人类感情的机器人还说着爱着人类什么的。

        刚开始住下的时候刚还有些担心,Chase之前过的是怎样的生活,和heart他们一起,姑且不论拥有人类情感的heart和brain,在Angel造成的事件里从库里姆那里得知了000在制作的过程中没有加入学习情感的能力,与其说是原型机,换言之其实是半成品,如果不是全球冻结事件,本来说不定会在某个角落里吃灰一辈子没有再启动的机会。

        7:15

        把两份半熟的荷包蛋倒进准备好的盘子里,面包机里的面包在恰到好处的时候完成了。

       Chase不需要像人类那样进食也不需要睡眠,虽然能源这点是个未解之谜,Roimude的核心是接近永动机的存在也说不定,就算刚在那段时间用功学习了几年复杂的理论,但是对于这样超越时代的产物而言,这样的知识只是冰山一角都算不上。

        不过说实话如果可以的话,比起Roimude说明书诗岛刚更想要一本如何与Roimude相处的说明手册。

        刚开始相处的时候只是觉得只是个死板的Roimude,和其它序号的并无二致,甚至还比他们还要不懂变通。

       但是就是那样被自己说得一无是处的家伙,在最后的最后,穷途末路的时候给了自己不得不拼命活下去的理由。

        7:30

       不好好面对的话,不好好传达的话。
       窗外的雨还在敲着玻璃窗,隔着一层依旧能感受到早春的被雨水浇灌的泥土的味道,混合着叶子打湿后形成了春天的独有的气味。

        “怎么了,刚,没有胃口吗,这就是人类所说的身体状况不好的情况吗,是生病了吗?”

        已经完全学会了怎么使用餐具的Chase像个正常人一样端正地坐在自己的对面,不带着什么特别的表情,看不出对方的情绪,但刚感觉能读懂眼神和语气里的担心。

        不知道为什么想笑,是因为看着那副明明是二十好几的外表,却比小学生还要乖巧的样子吗,不对,呆愣?说不上来的各种奇妙的感觉混合在一起。

        诗岛刚突然想起来自己梦到过的种种,复活失败Chase放弃了浑浑噩噩失去目标的自己、想要复活Chase结果却复活了蛮野的糟糕的未来、无法直面结局的自己,甚至也曾梦到过败在蛮野手下的自己和特状课的同伴们,最多的是那个永远不会忘记的噩梦。

        没什么温度的,隔着那套审美奇怪的衣服,以为自己早就已经接受了这样的现实和结局,紧紧地拽着布料,掌心因为指甲过于用力而有些发痛,喉咙有什么台词被什么快要溢出来的情感堵住的感觉让刚觉得不只是心跳声,还有眼睛的酸涩,混着不知是混乱还是清晰的脑袋。

        被紧紧抱住的Chase什么都没有说,库里姆在制造他的时候并没有设置这样的情景的应对方法,当然不会有了,哪里的说明书上都不会有,本该没有人类情感的机器人,该如何回应人类的情感这件事,是无解。

        在被雾子救下的时候也只是在不久之后默不作声地离开,比起直接面对,逃避更像是他的本能,为了避免内心的动摇。

        然而却意识不到这一点。

(未完待续/大概)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