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え萌えキュン

妄想科学ADV‖龙骑士07‖ペルソナ‖假面骑士‖Q娃‖万年路人粉‖头像凛月by树果菌‖

【主足主】白昼梦

*Cp为Persona4中鸣上悠/足立透
*OOC警告
*时间线混乱/多周目
*文笔已死
*路人情节有
*深夜自行车/强制sex有
*过去私设有

0
         “给,”
         灰发的青年弯下腰捡起了扔在地上的黄色外套,翻了个面在口袋里摸索了一下,掏出一把小小的金属物,松开手上的力道,口袋空空的衣服躺回了地板上,像是被泼在那里的一滩黄色的颜料,
         被交到了被蒙住了眼睛的对方手掌心里,凹凸不平的表面磨过手指上的茧子。
        “钥匙?难道说是家里的,”
    
        “嗯”
         没有继续说什么,覆盖著眼皮的手指把划下的已经湿了的头发撩到耳后,顺着软骨往后,慢慢摩梭到纤细的脖子。
         白皙的,细心保养的皮肤被一层薄汗覆盖,混合着长期使用化妆品的香气,又被开着冷气的空调带走。
        留下金属和石楠花的味道。

1
 
        “鸣上前辈好慢啊,”
        “迟到真是少见,不过也没办法...毕竟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花村阳介看了看迟迟没有收到短信回复的手机,今天本来也有打工,Junes最近也因为各种事情而忙得不可开交,小镇上的浓雾越来越严重,到现在已经是影响了正常生活的程度。
         原本常驻稻羽市的好几家老字号小店已经因为家里的原因而关门不再做生意了,听说不少上了年纪的老人也就这么倒下了,家里的其他人不得不照顾他们,这么想来店铺关了也是情理之中。
         在Junes打工的几个女学生好想也听说因为感冒所以辞去了兼职,人手紧张的情况下自己和小熊打工的时间也就这么增加了,因为各自家里都有事所以要学校和特别搜查队还有给店里帮忙的事情三边一起忙碌,一开始解决了事件的成就感还有热情都慢慢地被这样的浓雾消磨了。
         随后一起滋生的还有难以消除的倦怠感,无力感,每个人都回到了日复一日的没什么新鲜感的日常生活。
         虽然还是白天,但是街上的人只有这么寥寥几个,除了工作和上学之外不愿意出门的人变多了起来,坐在一边的理世看了眼收到的新短信的发件人。
    
        “什么嘛...只是垃圾短信啊。”
    
        “要不我们再去一次吧。”
        “堂岛叔叔现在在住院,家里也没人吧。”
        “也是...”
        “直斗今天也没来,说是一个人去调查了,打电话也没有接。”
        不知道谁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喂?妈妈?嗯,我现在和同学在一起,这样啊...我知道了,嗯,好的,现在就回来。”
    
    
2
 
         鸣上醒来后的第一件事是看向窗外,昨天晚上睡过去的时候并没有打开空调,现在屋子里只有让人感受到有些浑浊的透明空气,灰发青年掀开还带着让人迷恋的温度的被子,赤脚站在地板上。
         小心翼翼地没有踩到被两个人遗忘的扔在地上的各种杂物,一眼就能看到得没有云的天空,在那之下是人头攒动的不认识的人之间的无声交流,中间隔着大都市的冬天的味道。
    
         从高处眺望下去的体验在那个小镇上也有经历过,在可见度极佳的时候从观景台向下看去,可以看到能给人感动的绝妙的景色,渺小的自己被这样的景色环绕着,想着说不定就这样洗掉自己心底藏匿的迷茫。

2.5
         “你听说了吗?”
        “隔壁班级的那个鸣上,”
         讲台上的教师还在用着没什么感情的语气干巴巴地讲着教科书上的内容,投影的内容被一张张地翻过去,台下除了一小部分眼睛睁着的之外,其余的全部都因为枯燥的内容而倒在了桌子上,稀稀拉拉地还好好地坐着的人里也有一大部分是在说着悄悄话,要不然就是独自一人戴着耳机玩着手机。
        “就是入学的时候染了灰色头发的那个,之前期末的时候还是全年级第一,”
        “我朋友说他本人说是天生的,真羡慕她啊,居然和这样的脑袋聪明的帅哥交往。”
        “你们不觉得鸣上同学有点难以接近吗?”
        “的确是,很少看到鸣上同学和别人一起,总是一个人的样子。”

3

         回家的时候在车站等车的时候雪子不自觉地看向了转角处半条马路距离外的几栋排列在一起的房屋。
        以前晚上做完了作业的雪子偶尔还会来这里附近散步,有时候会遇到一样说是出门散步的鸣上悠,两个人说着学校里发生的有趣的事情,因为冷笑话而笑到肚子痛得经历,现在回想起来似乎也是挺久之前的事情了,大概是对方搬来稻羽市三四个月,那时候特别搜查队也刚成立不久,挂在电线杆上的可怕的尸体也好,能进入电视里的世界这样难以想象的事情也好,想着说给大人听也不会被相信,只是几个高中生带着好奇心还有自尊心,和其他的别的说不清楚的心理,一边用着只有自己才有的力量拯救着被不知名的对手卷入事件的遇难的人们。
         然后在故事的最后把这个不知名的对手,罪魁祸首从小镇里找出来,他们做到了,并且把恶埋进了人们看不见的世界。
         在下一次连续的雨夜,被他们定义为恶的真相被制裁了。
    

3.5
 
       “不会吧,原来你们真的在交往吗?感觉是没什么存在感的人啊。”
       “就是你之前跟我说到戴着黑框眼镜的,性格感觉很孤僻的那个?”

4
         时隔几年出现在电线杆上的尸体,白色的粉笔印记,围在周围的警车,和躁动的人群。

5
         鸣上悠一开始就等在了那里,坐在这个什么都有的被四周的雾隔绝的房间里的床上,他抬头看着站在他面前露出不悦的表情的足立,用着没什么感情的语气,
         “足立先生。”在对方质问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之前叫了对方的名字,在电视里的世界里不戴眼镜直视足立的眼睛这还是第一次。
 
        被手枪指着是第几次?
        隔着镜片把罪魁祸首的足立揍到趴在地上的时候,他感受到了神经紧绷后一下子放松下来的空虚感。
        他以为一切都结束了。
         
       然后一切又在列车到站后开始,重复的上课内容,重复的对话内容,重复的人与人之间的邂逅,重复的羁绊。
      都在不知道已经是第几次的重复之后失去了原本拥有的意义。
      就像是一个没有尽头的白日梦,无数个已经度过了这一年的自己的精神负担,像是乘方一样叠加在了一起。
      
     鸣上悠突然意识到这个白昼梦就像是一个永远失去了True end的游戏,圆满的结局永远都不会到来。

6
    
      十岁的年龄差和经验差,两个人都知道怎么做,尽管其中一方还是不能喝酒的年龄,像是理所当然地一样交换着肺脏里的空气,被咬破的口腔粘膜下的血的铁锈味,和两人眼里透明的雾。
  
      围成圈的麻绳就这样垂在那里,下边放着一个可能永远都不会被踩上去的椅子。想象在昏黄色的光线里椅子被踹倒,麻绳悬挂着透明的尸体摇晃着。他就这样一边被粗暴地折腾着,一边没什么生气地看着已经被看厌了的自己房间里的各种摆设。疼痛让足立现在已经除了喘息之外说不出话了,就连保持清醒的意识都很困难,但是最糟糕的还不只是这样。

        除了一开始鸣上叫了他的名字之后,之后一直没有再说什么,被浓雾从现实世界隔离的两个人。
      
    

6.5

       “请节哀顺变。”

        鸣上悠看着监护仪上成一直线的心电图,和医生的声音混在一起,然后无限地离远去,整个世界的都安静了下来。

7
    
     手枪被扔到了一边,膝盖击中了对方的腹部,两人的立场变换了一下,这次是鸣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吃痛地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的足立透了,没有就此停下,而是捡起了扔在一边的手枪,放在了一边,随后足立透就被这样抓着头发扔到了床上,大概是这样的情景出乎他的意料,甚至不可思议以至于让他呆了半秒,之后他就保持着捂着肚子笑了起来,像是听到了什么再好笑不过的笑话一样。

     他想到了那段时间眼前的高中生隔三岔五在晚上给独居的自己送便当,直到五颜六色的保鲜盒堆满了整个冰箱,这样的行为还在持续着,就好像在自己说出拒绝之后这样的好意就不会自发地停止。

     你也给我适可而止一点,

     听到门铃响了之后去开门的足立透脑子里脑子里全是这句话。
     

8

     全身上下只挂着衬衫和领带,嘴里含着东西被对方面无表情地用手机拍了下来,灰色的瞳孔里一片混沌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被堵住的口腔不能好好说话只能发出呜呜的声响,进进出出了不知道多少次,最后嘴里充满了咸腥的味道,甚至有一些被弄得呛咳而不小心吞咽了下去。
     
     “人渣,”
     
     “很难吃的话就吐出来吧,足立先生。”被强硬地掰开嘴,修长的手指带着可以感受到了恶意捏住舌头然后按压着后段三分之一的地方引起了强烈的恶心想要呕吐的感觉,但是午饭晚饭什么都没吃的五脏六腑空空如也,什么也吐不出来。
         
     手枪被再次握在手里,不像是初学者一样熟练地玩弄着手枪,然后对准了其中一条腿,稍稍偏移一些避开大血管的地方。

     “那么,”

      鸣上悠把拍下的照片和录像放在了脸上被眼泪和白色的液体污染的男人面前,
     “这样就结束了。”

9

     房间里的温度渐渐因为空调制热而升高,机器运作的杂音和空调的声音混合在一起,本应在床上的被子被扔到了地上,床头柜上散落着几节7号电池。

      “今天学校下午有小测验,我先走了,足立先生请在家好好地等我回来。”

10

      “请去自首吧,足立先生,我会等你的。”

  

END     

碎碎念↓
        我真喜欢P系列的主角有好多种可能性/Persona的这一设定,其中最喜欢的就是4的番长,心中排名第一的魔性之男!!!
          然而小短篇的番长被我写成了人渣/变态(土下座),一直都很想看到这样一面的番长于是写了,剧情大概就是多周目的番长在某次经历了共犯结局没能救菜菜子并且看到了无可救药(-)的卷心菜之后,在脱离正常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这样的感觉,然后在某个周目里对卷心菜下手了真是大快人心(。)
        写的时候一直在听椎名林檎的歌,某些歌词非常应景提供了不少灵感,但,要变成文字写出来太难了,需要谁来给我补补语文Σ(|||▽||| )
        PS一直很在意P4G  普通结局的话,稻羽市最后会怎么样呢,一年四季严重雾霾污染而已吗。以及BE里没有通关祸津稻羽的话,正常的稻羽市就这么被傻豆给攻略了吗,感觉像僵尸一样……想象一下感觉还是很可怕的,傻豆的小镇。゚(゚∩´﹏`∩゚)゚。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