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え萌えキュン

妄想科学ADV‖龙骑士07‖ペルソナ‖假面骑士‖Q娃‖万年路人粉‖头像凛月by树果菌‖

[cha刚]不安全感(2)

*Chaser x 诗岛刚
*中二思考/发言
*一时兴起,内容支离破碎(x
*角色属于东映,OOC属于我

        在见到出生的小侄子英治之前,诗岛刚还没能体会到那种感觉,日期、天气、乃至医院的若有若无的消毒水的味道,还有病房里素色的隔帘,生命被创造出来是生物的特权,是有限的生命被一代又一代延续下去的唯一的方法,那么人工创造的生命,被复制出来的生命和意识和人格,是伪物吗,不是生命吗,能够理所当然地活下去吗。

         看着一旁在进行着每星期一次的调试工作的玲奈姐,视线看看屏幕上在不断变化的参数一会儿又转移到在房间正中的外表与人无异但实际上是Roimude的物体身上,过去人生中遭遇的大事也在几年的旅行和学习中慢慢沉淀了下来,藏进了灵魂看不见的深处,只是偶尔会在闲暇的时候从深渊苏醒冒个泡,比如说做梦的时候,再适合不过了。

        但是在事件刚结束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因为疲劳和受伤的缘故,陷入深度的睡眠是很容易的事情,那些在醒着的时候会不由自主想起的回忆在最初的时候并没有自说自话地打扰诗岛刚的睡眠,不如说它们像是形成了不用言说的默契一起缄默不语。

          每天升起的朝阳和落下的夕阳,时间渐渐延长,日历被翻过去了好几页,生活在琐碎中度过,世界在无关者看来毫无变化,普通人茶余饭后的话题变了又变,假面骑士已经成了过时的话题,只有经历了的人才知道得失还有其中的心情。

        大概是习惯了时差之后开始的事情,说实话诗岛刚并不觉得自己是那种多愁善感或者说,就是所谓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体质,就算是平时梦到了什么,等到早上醒来的时候也一概不记得,偶尔会有疲惫感让人觉得大概是做了个很长的梦所以没能好好休息吧。

        就这样度过了一个学期,时不时会从梦中醒来,有时是被惊醒,有时则是自觉是梦之后平静地从梦中脱离,就这样看着不熟悉的天花板然后拿起枕边的手机看了看时间,而后又触碰了下一直随身携带的signal bike,什么回应都不会得到,但就像是护身符一样,只要这样做的话就能平稳地陷入睡眠。

         梦到的内容有自己都不怎么记得的小事和细节,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不值一提的,就连是不是发生过都让人感到质疑,比如有时候会梦到在天台上看到楼下Chase和姐姐在说些什么的场景,又或者是在食堂看到其他人和Chase打招呼这样的无意义的事情,但也有梦到更不可思议的,比如自己在某一场战斗中负伤死去了这样的让人感到害怕的梦,梦里的自己死了不止一次,甚至还牵连了进哥和姐姐,这样的不可思议的梦境。

        后来上课的时候心理学讲课的教授提到了朔尔茨说过的某句话‘只要是曾被精神占据过的东西,没有什么会彻底消失’,即使是微不足道的印象也会在你的脑海里留下恒定持久的印迹,说不定哪一天它就会再次出现。

        虽然说现实里没有死,但是差一点就死了的事情不知道已经经历过了多少次了,诗岛刚还梦到过那时候Chase如果没有死,所谓的没有牺牲者的,正义必胜的结局。

        正义的确是胜利了,伴随着牺牲是因为自称正义的自己还不够强大,诗岛刚内心是这样总结的。

         这样的梦在为复活Chase而忙碌于研究的时候却又突然停止了,像是记载了某些回忆的脑细胞们突然静止了下来,也许是研究太耗费脑力,就连做梦时才会苏醒的脑细胞都被用作是研究用了一样。

         在闷热的室外奔波实在是一件辛苦的事情,尤其是还背着沉重的器材,如果是不怎么锻炼的年轻人的话早就会累得趴下,对于前假面骑士来说这点运动量大概也不算什么,。

         考虑到Chase说不定会自己先去进行定期检查于是电话一开始就打给了玲奈姐确认Chase并没有去那里,然后又打给了进哥和姐姐,然而他们两个也不知道什么,还要装作什么都没发生那样调整有点紊乱的呼吸一边向他们和小英治进行着普通的问候和对话,只有140bpm的心率忠实地反应着当事人的焦躁。

     最后在决定先回家放好器材再去找的时候,一开门,心跳一下子停了一拍。

         “生日快乐~!”

         意料中的黑暗没有出现,反而是被五颜六色的细彩带和纸条喷了一脑袋,刚才还焦虑得就差没因为人口失踪而报警的某前假面骑士因为突如其来的惊喜陷入了被戏耍了的震惊、高兴...可能还有愤怒,抬头在几个人里看到一如既往没什么表情的Chase的时候安心感和其他说不上来的复杂心情一起揉捏成了一团。

         就在情绪要被带着跑的时候理智用‘Chase不可能会做这样的恶作剧,一定是某些人提议然后把他拖进来的,’这样的理由让情绪化被强制刹车。

         被恶作剧的对象只能叹了口气,连带着自己也意识不到的某些无奈被拖进了房间。

评论(4)

热度(16)